任某十亿元特大假药案

  2014年5月22日,黑龙江省食药监局联合哈尔滨市公安局经侦支队在北京、哈尔滨两地同时行动,抓获主要犯罪嫌疑人3名,端掉了生产、存放、销售假药的窝点4处。共查获全套假药生产设备和硫酸氢氯吡格雷片(波立维)、复方丹参滴丸、阿托伐他汀钙片(立普妥)、卡培他滨片(希罗达)等10种假药成品、半成品,货值金额4亿余元;查获罗氏、赛诺菲、拜耳、辉瑞、诺华、阿斯利康、天津天士力等7家外资企业和2家国内知名企业药品的包装盒、说明书、电子监管码等包材,包装成品货值金额将达6亿元。至此,经过执法人员四个月的艰苦工作,“任某特大假药案”彻底覆灭,这是目前黑龙江省药监部门破获的货值最大的跨地区假药案件。2015年11月,经南岗区人民法院审判,主犯任某判出无期徒刑,罚金800万元,另外两名同案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和8年。其他后续被抓捕的团伙成员,办案机关正在履行法律程序。现将案件发现、调查、破获的有关情况报告如下:

  案发:行刑衔接牵出制假售假案中案

  为进一步加强和完善食品药品行政执法与刑事司法相衔接工作机制,加大对制假售假违法犯罪行为的打击和惩治力度,黑龙江省食药监局与哈尔滨市公安局经侦支队建立了食品药品案件“行刑衔接”制度和大案要案情报体系,通过建制度形成了执法合力,2013年联合查办了谭某制售抗肿瘤假药案(该案件被中国外资协会品保委评为2013年保护知识产权最佳案例)、安某产销假药案等案件。2014年2月,黑龙江省食药监局局与经侦支队召开联席会议,经侦支队提出在审讯中,谭某、安某都称一个叫任某的人和上述两个案件一样制假售假,而且规模比他们更大。我局掌握的情报显示,谭某、安某的生产窝点都在哈尔滨市呼兰区,哈尔滨市呼兰人任某有在外地生产假药的经历,几年前侥幸逃脱了当地执法部门打击,据说任某已回到老家。综合上述情况,我们认为任某很有可能在呼兰继续从事违法活动,而且很可能造假规模更大、违法手段更隐蔽、涉及假药品种更多。双方主要领导当机立断,决定成立联合专案组对任某深入调查。

  调查:艰难曲折掌握制假售假黑窝点

  经公安机关工作,初步锁定了任某活动轨迹,技术侦查表明任某确实在从事产销假药的违法活动,而且其家族成员也共同参与。因为该团伙成员均为亲属,外人很难靠近,又具有极强的反侦察能力,稍稍觉得有风吹草动,就马上偃旗息鼓,隐藏生产设备和假药,所以侦查工作异常艰难。为了锁定生产窝点具体位置,执法人员翻遍了重点区域的垃圾箱,找出了制假废弃物,最终锁定了生产窝点位置。经过进一步侦查发现,任某部分亲属长期居住在北京市房山区,任某也多次驾车拉运货物往返北京、哈尔滨两地,执法人员怀疑北京市有该团伙的重要据点。联合专案组决定派出精干力量到北京继续工作,执法人员到北京以后,意外事件却让案件进入僵局,任某的下线突然被当地公安机关抓获,任某如惊弓之鸟立即关掉手机、藏匿车辆躲藏起来。为了尽快破案,避免任某再一次逃脱打击,执法人员历时八天走遍了任某可能出现的多个小区。经过不懈努力,终于发现了任某的汽车,掌握了任某团伙在北京的居住地和存放假药窝点的准确位置,案件取得突破性进展。

  收网:两地行动打掉制假售假黑团伙

  专案组将不断汇总的调查情况进行分析研判,掌握了这个团伙的人员脉络和产销假药的充分证据。这个团伙以任某为首,主要家庭成员共同参与,以哈尔滨、北京两地的城乡结合部的大型小区为据点,分工明确,生产的假药均为仿真度极高的名厂名药。主要的生产地点在哈尔滨市某区,利用大型生产设备来完成假药的制片、压片、塑封等对机器依赖性高的生产环节。分装和销售地点在北京市房山区,在这里主要从事分装、贴签、装箱等需要手工完成的工作,以及利用北京市发达的交通和物流条件采购生产设备、包材等材料,并以北京为中心将假药销往全国各地。为了避免更多假药流入社会,危害人民群众健康,专案组决定尽快收网,力求迅速打掉这个假药团伙。5月22日清晨开始,执法人员分组到达约定位置,按指令分头行动。9时,北京抓获重要嫌疑人,准确找到两处存放假药窝点,查获大量假药和包材。10时,哈尔滨抓获主要嫌疑人任某及其同伙,顺利进入制假窝点,查获全套生产设备。14时,北京所有窝点清理完毕,查获的假药及包材交专业物流公司连夜运回哈尔滨进一步处理。16时,哈尔滨生产窝点清理完毕,公安机关趁热打铁对嫌疑人进行审讯。目前,案件正在调查审理中。